康巴什的勇气

在十余年时间里顶住压力潜心发展,需要这座年轻的城市拿出巨大的勇气。

“人们为了活着而聚集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美好而居留于城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这句话,在人的尺度上道出了城市的意义。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国的城市建设热潮曾引起全世界的广泛关注,也引发了社会舆论对于“城市扩张”的争论。这种争论不仅涉及“人地之争”、城市公共财政等问题,还涉及什么样的城市真正实现了“为人而造”。

对于鄂尔多斯“大手笔”建设康巴什能否为当地人带来更美好的生活,外界一度并不看好。

那时,面对质疑,鄂尔多斯籍作家、内蒙古作协名誉主席肖亦农说:“十年之后再来看答案。”

在十余年时间里顶住压力潜心发展,需要这座年轻的城市拿出巨大的勇气。

本刊记者在鄂尔多斯走访期间,很多受访者评价康巴什的发展历程时,都提到了“胆识”这个词。

这首先体现在康巴什的城市规划和城市景观上。

在不少人看来,康巴什“宽而稀”的城市布局显得缺乏人气,尤其是在天气较冷、行人减少的季节。

“草原上的人喜欢辽阔的视野,康巴什的城市风格和这里的文化有关系。”肖亦农对本刊记者说。

在他看来,鄂尔多斯的文化中有对英雄主义的追求、对自然的尊敬,以及走西口文化的厚重与坚韧,这使得鄂尔多斯人偏爱“大气魄”。

肖亦农认同“窄而密”的城市布局更具市井气息,或者更容易孕育出具有人情味的“街巷文化”,但是高密度的城市也容易给居民带来较强的压迫感,这在康巴什是不存在的。

康巴什的发展目标颇具深意。作为一座资源型城市的政府所在地,康巴什提出,要建设“生态、智慧、宜居、宜业、宜游的现代化区域性中心城市”。

目前,康巴什城区绿化覆盖率为42.63%,人均公园绿地面积为104.47平方米,是全国首个以城市为载体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没有煤炭,就不会有鄂尔多斯的经济腾飞,也不会有新城康巴什。但是,观察康巴什的产业发展情况时会发现,这里是鄂尔多斯唯一不依靠重工业和资源发展的地区。

站在伊克敖包上放眼望去,康巴什只有一座烟囱,下面是为保障全区供暖而建设的热电厂。

当地政府没有为了追求经济增长而盲目引进工业企业。如今担任康巴什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的白玉龙曾在环保局工作过三年,他对本刊记者说:“曾有家食品厂想落地,但我们担心工厂会给环境带来污染,没有批准。”

就财政收入而言,康巴什在鄂尔多斯并不突出——剥离了“大”工业,意味着在财政收入上要作出一定的牺牲,但它鼓起了勇气,努力探索全新的发展路径。

在康巴什发展“非煤经济”,对熟悉并长期依赖传统工业经济的鄂尔多斯人而言,可谓“白手起家”。

但是,通过发展总部经济,康巴什吸引了更多的人口;通过发展文化旅游和会展经济,康巴什为鄂尔多斯打造了新的城市品牌。

2018年,康巴什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9.7亿元,增长5%;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达到6.3亿元,增长26.7%;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67.8亿元,增长5.7%。

“非煤”的发展思路,也保障了康巴什的生态。

出门见绿、天朗气清、格局舒展,是居民感到“宜居、舒适”的基础,也是康巴什近年来不断吸引人口落户的主要原因。

在人口数量逐年上升的同时,2018年,康巴什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8431元,增长7.5%。

人口和收入的增加,让康巴什的房地产存量得到了消化,“鬼城”之说也就成了过去式。(《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佳璇丨内蒙古鄂尔多斯报道)

责任编辑:王思娜